县市区政协

首页>>提案工作 >> 民主协商结果反馈机制探讨
民主协商结果反馈机制探讨
时间:2016-12-05 17:09:09  阅读:22082  来源:广西河池政协网  作者:潘培志  编辑:马 琳

       内容提要:协商民主(民主协商)的优点在于有利于实现最广泛的政治参与、最广泛地包容和吸纳各种利益诉求、体现社会主义民主的真实性。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在长期的民主政治实践中,尽管我们在协商程序、协商内容、协商形式等制度化、规范化建设方面取得很大成效。但也还有待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本文结合河池民进近年参加民主协商工作实际,对如何建立健全民主协商结果反馈机制进行探讨。

       关键词:协商民主  制度建设  反馈机制

 

       协商民主(民主协商)是20世纪后期以来西方社会兴起的一种新型民主理论,其内涵是指公民、政党、利益团体或专设的政治协商组织等,通过深入的讨论、辩诉过程,使相关各方了解并尊重彼此的立场、观点和重要诉求,并在追求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寻求并达成各方可以接受的政策决策方案,其核心概念是协商或公共协商,强调对话、讨论、辩论和审议。协商民主让不同群体的意见和要求得到系统的反映,通过协商和妥协达成共识,满足了公民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改变了以往公共决策的神秘感和枯燥乏味,提高了决策过程的透明度。

 

       我国早已有协商民主的理念和成功实践,较早可以追溯到1949年的协商建国。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的政治实践中,体现协商民主特征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实践在形式和内容上更加丰富,其主要形式有政治协商、听证会、民主恳谈、社区议事会等,其中政治协商是我国实行协商民主的主渠道。进入21世纪,中国正面临着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机遇和挑战。2002年召开的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加强制度建设,实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在党的文献中明确提出“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2005年2月18日和2006年2月8日,中共中央分别颁发了两个“五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和《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把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并列作为中国社会主义民主重要形式在具有重要影响的文件中提出来,这是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的创新与突破,它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民主的伟大创造,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丰富和发展。进一步坚持和完善协商民主,对于发挥社会主义民主的优势,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两个“五号文件”的颁布实施,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建设。2013年召开的党的十八大,胡锦涛同志更是在十八大报告中指出,要“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加强同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深入进行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这就为进一步实现最广泛、最真实的社会主义民主指明了正确方向,为参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更好地发挥积极作用提供了广阔空间。

 

       协商民主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形式,从基本政治制度到政治体制和运行机制体现着多层次、多方面的政治关系。从国家形态的民主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协商民主现实政治制度的基础。在政治运行机制上,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实行民主协商和多数表决结合,体现了民主协商、民主监督与民主决策的关系。从人民群众形态的民主看,基层民主与社区自治制度是协商政治生活展开的重要社会基础,体现了人民群众权利的行使和人权的保障。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体现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要求和内在属性,正是这种内在联系,形成了我国独有的协商民主的政治机制。这些制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与我国的基本政治结构相适应,体现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突出特点和优势。

 

        经过新中国建国64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5年来的实践,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下,我国的协商民主政治得到了较好的发展,我们河池市也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非常重视协商民主(民主协商)的实践,中共河池市委、市人民政府都能在事关河池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问题、重要决定、重要规划等方面在做出决策之前,都能主动向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通报情况、征求意见和建设、进行协商或协调沟通,做好决策前的协商工作。如每年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都能通过市委统战部,跟全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协商开展相关政治协商工作,如:在市委全会召开前就市委工作报告征求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意见和建议;在全市两会召开前,就市政府工作报告与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进行协商、征求意见;组织全市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围绕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开展重点课题调研工作,召开党派调研成果汇报会;年中和年末向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通报当年年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并征求意见和建议;向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通报当年全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情况,并征求意见和建议。同时,鼓励和支持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参加政协各界别,通过大会议政发言、提交提案、列席人大一府两院工作报告等形式,开展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工作,充分发挥政协委员在协商民主中的作用。在制度上保证协商民主(民主协商)能规范开展、程序上合法有效、内容上重点突出、形式上灵活多样,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代表人士则通过通过人民政协这一平台,积极开展民主协商活动,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能;或通过市委统战部组织的各种政治协商会,积极开展政治协商活动,就相关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再或是通过民主党派或无党派代表人士在各自相关部门担任相应职务,参与相应事项的协商和决策等等形式,积极参与政治协商,履行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职能。以我们河池民进组织为例,这些看来积极参与民主协商实践活动,也取得一定的成效。如我们河池民进通过政协这一参政议政平台,紧紧围绕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就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形成调研成果,在每年的政协全会上进行议政专题发言,在此基础上,加以提炼形成提案向大会提交。如2006年3月,马丹葵委员代表民进河池市支部在市政协一届五次会议上作了《大力发展职业教育  为河池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人力资源支撑》的参政议政专题发言,并向大会提交了《大力发展我市职业教育的建议》的提案,得到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加大了对我市职业教育的扶持和资金投入力度,帮助职业学院通过了国家教育部高职高专办学水平评估,并加强了各县市区职教中心及市本级职教中心校的建设工作。2008年2月,潘培志委员代表民进河池市支部在市政协二届三次大会上作《加强社区建设  构建和谐社会基石》的议政专题发言,并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加强河池市中心城区社区建设的建议》的提案,该议政发言和提案通过深入调查研究,反映了河池城区社区专职人员工资福利、养老保险偏低的问题;市政协把该提案作为重点提案交由市政府督办,市政府对此十分重视,时任市长谢志刚先后两次到河池城区老街、广场社区等社区进行调研,并在第17次市政府常务会议上研究解决,明确了市政府应承担的资金,在2008年度拨款15.5万元予以解决,并决定从2009年起列入财政预算,使河池中心城区社区专职人员的工资每月增加200元,缴纳养老保险问题也得到解决,促进河池中心城区社区工作和谐稳定发展。2009年,就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河池城区中小学校园布局不尽合理、中小学生入学难问题,我支部组织会员对河池城区中小学校布局进行专题调研,形成调研报告,支部宣传委员潘培志同志代表支部在市政协二届四次大会上作《关于调整优化河池中心城区中小学校布局的建议》的专题议政发言,大会认为该发言的质量较好,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所提意见建议具有可操作性,因此把它作为重点提案提提交市政府督办,市政府对该提案十分重视,转交市教育局办理。市教育局召开班子会议进行研究,组织专题调研,并制定了拓宽金城江实验小学、第五小学、第八小学校园面积,计划待市职教中心新校区建好后将金城江区二中搬往职教中心机电工程学校校区,腾空出的二中校区划拨给实验小学,扩大实验小学校园面积,增强其办学实力。计划将六圩镇中心小学、肯研小学、东江镇中心小学等进行扩建和改造,将这些学校提升为城区学校等调整优化中心城区中小学校布局方案。2010年,郭明森委员代表民进河池市支部在市政协二届五次大会上作《加强劳动仲裁  构建和谐社会》的专题议政发言,并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加强我市劳动仲裁工作的建议》的提案,该议政发言和提案反映河池撤地改市后,我市劳动争议案件大幅度增加、劳动争议案件调解仲裁难度大、劳动仲裁工作人员少,工作量大、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不健全等实际,提出依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建立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即成立河池市劳动争议仲裁院建议。该提案得到市政府和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的高度重视,经积极争取,河池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于2010年8月批准设立,2011年2月挂牌成立。

 

       在充分肯定协商民主(民主协商)实践取得良好成效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协商民主的制度化规范化建设中,特别是在协商结果的落实、协商意见的反馈等方面仍存在不足,在机制上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这主要表现在:

  

       一是调研报告或议政发言所形成的意见和建议,各地都没有形成有章可循的统一办理程序和流程。因此,对调研报告成果或参政议政专题发言,除非把其中的意见和建议转变为提案或建议案提交,党委和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才会办理;否则,只提交调研报告或所作的大会议政发言,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得不到受理,或者说是得不到妥善受理的。

 

       二是政协委员所在界别,在分界别对一府两院的相关报告进行讨论发言时,虽然都对发言者所作发言内容进行了记录。但这些发言所提的意见和建议的采纳与否,从来没有向相关委员反馈过,致使委员们产生了“说了也白说”的感觉,挫伤了委员们参政议政民主协商的积极性,久而久之,委员们干脆就连分届别讨论的活动都不参加了。

 

       三是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安排的各种情况通报会向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征求意见和建议。一般情况下,与会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的代表都能围绕主题,热烈发言,提出不同的意见建议。但从这几年的实践看,这些意见或建议,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是否采纳,对这些意见或建议如何处理等等,基本上都没能向与会者或党派组织反馈过处理结果。

 

       四是每年组织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重点课题调研成果汇报会偏重于调研过程和形式,调研成果的真正转化应用少之又少。

 

       任何民主形式都追求高质量和最优结果。协商民主(民主协商)的最大特点是要吸纳各种不同的意见、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利益要求,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制定某项政策。一般情况下,党委和政府提出的协商议题在大的原则上都能达成一致,但不排除一些具体问题的不同意见和要求,不同的意见和要求如何在决策中得到体现?或协商议题在协商过程中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能否进入决策程序?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应建立协商的反馈机制,对不同意见和要求,无论接受或不接受都应给予明确的回复,对于不能吸纳的意见应该说明理由,对协商不能达成一致的不能进入决策程序。这样才能保证党委、政府的决策在政治协商过程中能最大限度的吸纳各种意见,反映各种要求,达到政治协商的目的,而不至于使协商流于形式。基于此,应建立起协商结果的反馈机制。

 

       一是建立和完善民主党派和政协委员调研报告或议政专题发言所形成意见和建议的受理和反馈机制。政协组织及相关专委会,应对民主党派参与参政议政形成的调研报告或议政专题发言成形成意见建议进行登记并加以梳理,能形成提案的以提案的形成立案并交相关部门对口办理且向民主党派或相关委员回复受理情况。不能受理的,更应以局面形式向民主党派或政协委员说明理由,

 

       二是建立健全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发言意见沟通、吸纳和反馈机制。委员们参加各界别的讨论发言,都是以履行参政议政职能的心态作好发言准备的,讲的也都是实话和真心话是参与民主协商的具体表现。政协组织及相关专委应在会后对委员们在发言中所提意见建议进行归纳梳理,要吸纳各种不同的意见、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利益要求,认真研究处理,要及时地通过适当的途径向党委、政府或有关部门进行反馈,并做好登记、分办、催办、会办、跟办、督办等工作,确保各条意见建议得到落实。哪些意见建议可以被吸纳,哪些意见和建议不能被采纳,最好都能以局面形式给委员们进行说明,以此改变他们“说了也白说”的看法,激励他们积极参与民主协商参政议政的积极性。

 

       三是健全意见建议落实反馈机制。无论是参加市委全会召开前就市委工作报告征求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意见和建议政治协商会;还是参加两会召开前,就市政府工作报告与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进行协商、征求意见会;或是参加工作通报会党风廉政建设通报会。与会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代表都能根据会议要求,结合各自组织的实际,提出相应的意见或建议。这些意见建议其实就是他们参与政治协商的意见。会议组织者应当做好会议纪要,对所提意见建议进行落实处理,并将处理结果向反馈给参加政治协商会的党派组织或个人。

 

        四是建立健全党派重点课题调研成果充分转化和应用机制。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每年都按地方党委的安排,围绕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和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开展重点课题调研,形成重点课题调研成果。但从实践来看,目前这一协商结果还只是停留在形式上,汇报完了基本上也就没有下文,就废纸一堆。因此,有必要建立健全党派重点课题调研成果充分转化应用的相应机制,党委、政府应对各项调研成果进行归类、认真研究,确有价值的,应交由相关部门认真办理并做好催办、会办、跟办、督办等工作,以保证这些调研成果得到充分转化和得到应用,使之真正发挥作用。

 

       总之,中国的协商式民主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代表着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方向,符合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要求。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十八大提出的明确要求,也是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重大课题。因此,我们要在协商民主政治发展实践中,逐步完善相关的体制机制,使之进一步制度化规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