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海沉钩 > 内容

史海沉钩

返回列表>
方生县长以及一些地方往事(一)// 潘莹宇
时间:2018-07-23 16:25:40    阅读:18561次    来源:都安政协网    作者:潘莹宇    编辑:苏晓

 

方生县长以及一些地方往事

□ 潘莹宇

 

 

    方生何许人也?许多都安人可能都不知道。因为这位都安解放后第一任县长早在1953年的“三反”运动中,含冤永逝;直到1981年11月,事隔30多年后才得以平反。那一年,都安人民为他召开了一个隆重的追悼会,用青松翠柏、无限内疚以及盈眶热泪,为这位为解放都安浴血奋战、为建设都安流血流汗的革命志士奠上崇高敬意和深深缅怀……但逝者长已矣,如花生命永远定格在32岁那道杠杠上,凋零破碎!

 

    方生,汉族,原名郭树丛。广西苍梧县长州乡人。桂林地方建设干部学校毕业,青少年时代即努力追求进步。1941年,远离家乡,先后在宜山、忻城等地从事教育工作。并参加抗日救亡运动, 为宣传抗日主张四出奔走呼号。1945年1月,方生转移至都安县都阳中心校任教师,在此结识都阳地区中共地下党员覃建刚等人,通过开办补习班等形式,共同宣传马列主义,播散革命种子。3月,方生转到都安中学任教,同都中的中共地下党员陆建英、何杨明、胡方明、丘行、林西平等人。在学生中举办秘密读书小组,领导开展革新校风和打倒反动校长的学潮。并在安阳镇学荣街开办“三联书店”为掩护,秘密宣传马列主义和救国救民真理。10月,经区镇(时任中央右江地委书记)介绍方生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1947年1月,方生率领都中革命骨干转移农村,先后在田阳、向都、都安、河池、隆山、平治、万冈等县进行革命活动,在都安山区工作期间,方生常与贫苦农民啃南瓜、喝玉米糊,以苦马菜、红薯充饥。为了革命工作需要, 他常常露宿岩洞、山头,过着极艰苦的革命者生活。1948年9月,他与覃建刚等地下党员在镇西乡多利村组织第一支武工队。1949年4月,都安各武工队整编为桂西人民解放军第十五大队, 方生担任政治委员。6月,第十五队扩充,编为桂西人民解放军第七支队, 方生任支队长兼政委。1949年8月,方生被选为中共右江地委委员。同月第七支队部分人员编入第八团,其余人员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都安独立团,方生任独立团政委。9月,方生任中共都安县委书记兼都安县临时人民政府县长。12月,方生率独立团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都安县城,为都安县解放后第一任县长。解放后,他带领全县人民进行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和恢复国民经济。1952年,在“三反”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1953年3月20日在宜山县城不幸逝世, 终年32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到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这是方生县长的略传,来自《都安瑶族自治县县志·人物篇》;史笔向来惜字如金,寥寥可数的文字,虽然记录了方生县长的生平,但难以复原一个有血有肉的革命者形象。怀着对方生县长的崇敬之情,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着与他有关的资料,但大都是只言片语,让我不禁惆怅满怀。难道,遗忘已经成为我们的常态吗?

 

    直到在一次偶然之中,我看到了一篇来自方生县长家乡的《梧州日报》报道,我的心才在惭愧和遗憾中透过一缕欣喜的光亮。那是一个名叫黄宁的作者撰写的缅怀文章了——《青春献革命  热血洒异乡》:

 

 

 

    在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翠屏山下,有一座革命烈士墓。墓中的烈士方生(原名郭树丛)是都安县首位县委书记兼县长。然而,我市很少人知道方生是梧州人,对于他的光辉事迹更是少人知晓?

 

    1921年,郭树丛出生在苍梧县长洲镇长地新村二组的一个破落地主家庭,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认识并了解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抗日战争时期,就读于当时苍梧县国民中学的郭树丛,积极和同学进行抗日宣传,并经常组织街头演讲。

 

    据郭树丛的堂弟郭刚毅回忆,郭树丛之所以走上共产主义的革命道路,一方面是由于哥哥郭树霖(1936年任中共苍梧县地下党组织部长)的影响,另一方面是1940年郭树丛初中毕业后,进入了“广西政治干部培训学校”学习,初步认识了共产主义。

 

    1941年,郭树丛被组织安排到河池参加地下斗争,他以都安县中学教师的身份为掩护,发动当地群众参加革命斗争。为方便开展工作,郭树丛把名字改为方明,后又改为方生。方生后来曾掩护过不少梧州撤往都安的中共地下党同志,包括我市离退休干部梁治光。

 

    1944年冬,日寇入侵广西,国民党军节节溃败,学校成了溃败的国民军驻地,方生被迫转移到都阳中心学校继续任教。

 

    当时,日本侵略者攻下金城江,准备进犯贵州,而国内抗日斗争持续升温,各地均出现抗日游击部队。方生也组织了当地的中共地下党同志,组成游击队。为更好地打游击,地下党商量买机枪,方生献出了一个金戒指,但由于钱不够,后来只买了一箱手榴弹。

 

    1945年初,日本侵略军路经都阳,收到情报的方生,与游击队一起在路边埋伏了两个晚上,准备抢日本侵略者的武器,可惜,敌人并没有从预订路线经过。

 

    抗日战争结束后,方生又回到都安县中学任教。1946年6月蒋介石全面发动内战,为响应党的号召,方生离开都安县中学,到都安西部山区农村开展武装斗争。1947年9月5日,“万冈起义”失败,广西革命情势处于低潮,武装暴动发动不起来。通过努力,方生弄到了两支步枪,三支手枪(都是土造的),还有几个手榴弹,组建了游击队。为躲避国民党的追捕,方生与战士一起吃住在瑶山上。

 

    斗争虽艰苦,但方生的革命活动并没有停止过。平时,他除了联系原都安中学支部的同志外,还一直努力争取普通群众的支持,并亲自组建了都安第一个武工队———都阳武工队。用武装的形式,发动群众,打击敌人。1948年底,方生取得成功,他的斗争经验在全县推广,革命武装发展迅猛。中共右江地委批准都安地方武装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第七支队,由方生领导。

 

    原广西国民党反动政府,对右江地区游击解放区的迅速发展感到惊恐不安,1946年6月,反动政府调动了装备精良的广西保安团一千多人大举进攻右江游击解放区。方生运用机动灵活的战术,以少胜多,击退了强敌。

 

    经过方生与其他革命同志的努力,都安县城解放时,都安地方武装从只有五条枪发展到有了十八个中队、大队、保乡队,共一千八百多人。

 

    1949年9月,在保安乡成立了中共都安县委和都安县临时人民政府,方生任书记、县长。由于地方武装斗争方针正确,建立了乡村政权,解放初期,都安没有大股土匪叛乱。同年底,方生带领游击队配合解放军主力解放了都安县城。

 

    据方生生前的同事回忆,进城后,身为都安县委书记兼县长方生的个人生活并没有多大变化。吃在大食堂,穿的仍是土布衣裳。

 

    方生在解放战争中,不惧怕敌人的大刀和子弹,但不幸于1953年含冤逝世。1981年11月,中共都安瑶族自治县委员会对方生进行了平反,并在翠屏山下建立了一座纪念方生的烈士墓。

 

    堂弟郭刚毅介绍,从被组织安排到河池参加地下斗争后,方生就再也没有踏上家乡一步,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全部奉献给了兄弟城市河池。